<rt id="wuoow"></rt>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集團要聞 正文
用全部生命寫就“導彈人生”
——記“兩彈一星”元勛、中國導彈事業的開拓者之一黃緯祿
發布時間:2011-12-01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二院
  也許,歲月能改變世界,但改變不了他畢生的追求;也許,光陰能蝕去記憶,但蝕不去他在中國導彈研制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熱愛祖國、無私奉獻、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大力協同、勇于登攀正是他真實的寫照。2011年11月23日,他靜靜地離開了我們,然而,“兩彈一星”精神將超越時空,永遠激勵著全中國人民為實現祖國的繁榮富強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拼搏奉獻。

  他,就是 “兩彈一星”元勛、中國科學院資深院士黃緯祿。他是中國航天事業的奠基人之一、中國導彈事業的開拓者之一,他開創了我國固體戰略導彈先河,奠定了我國火箭與導彈技術發展的基礎,為我國航天事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黃緯祿用全部生命寫就了“導彈人生”。

  一定要把中國的導彈搞出來

  20世紀40年代初,二十多歲的黃緯祿在中央大學求學和畢業后的社會經歷中,看到了祖國在日本帝國主義鐵蹄踐踏下風雨飄搖,在痛苦地思考、尋找救國之路后,抱定了“科學救國”的志向。在英國刻苦學習科學技術期間,他第一次知道了“導彈”這個詞,第一次見到了這個“大家伙”,也第一次嘗到了這個“大家伙”的利害,他的腦海中閃出了一個念頭,要是中國擁有了導彈,日本帝國主義就不敢再侵略我們了!

  1957年,在剛剛成立一年的中國導彈研制機構——國防部五院,黃緯祿開始了他的“導彈人生”。

  中國導彈的研制是從仿制開始的。但是,正當仿制工作進入關鍵時刻,蘇聯單方面撕毀協議,撤走了全部專家,給中國的導彈科研工作造成了無法想象的困難。黃緯祿和他的戰友們下定了決心,一定要搞出自己的“爭氣彈”,爭中國人民的志氣!

  從此,黃緯祿和他的戰友們以“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兒”的鐵律,腳踏實地、刻苦攻堅,開始了導彈研制的新征程;以“生在永定路,死在八寶山”的誓言,自力更生、默默奉獻,描繪出共和國導彈事業的新畫卷。

  黃緯祿擔當起了導彈的“中樞神經”——控制系統負責人的重任,“飛得穩,打得準,主要靠控制系統”,正是深知控制系統的重要性,他很清楚自己肩負的責任有多重??墒?,中國導彈的基礎是一窮二白,一切必須從零開始。然而,黃緯祿并沒有望而生畏,“干什么工作,只要去干、去學,總是可以學到手的。就像爬山一樣,在山下,看著山頂那么高,不要被嚇住了。要一個臺階、一個臺階地向上爬,上一個臺階并不困難,上一個臺階就離山頂更進一步。只要堅持不懈地往上爬,最后,總是可以爬到山頂的。”

  黃緯祿帶領的團隊為此付出了巨大心血。身為控制系統的負責人,黃緯祿要確保導彈的“頭腦”在整個試驗過程中都是清醒的,能夠準確控制彈身的飛行姿態和軌跡。他從入門學起,把自己已有的經驗和技能想方設法轉化過來,同時吸納新的知識和技能。面對新出現的問題和挑戰,黃緯祿忽然想起抗日戰爭時中央大學搬遷后的互幫互助教學法,用這個方法,大家共同學習,很快掌握了大量的知識。黃緯祿和他的戰友們不舍晝夜,加班加點,即使是領導們出于對大家身體健康的擔憂動員早點回去休息,他們也只是等領導一走就又都折回來繼續工作了。這樣的日子幾乎就是他們那時侯的工作常態。首枚導彈運往基地前,黃緯祿和戰友們在午夜燈火通明的生產車間里,連續奮戰好幾個晝夜,把每一個環節重新仔細地檢查了一遍;在冬季滴水成冰的基地廠房里,對每一個電路單元都進行了反復的調試,不放過任何一個小細節。他們要向世人證明,中國人靠自己的力量也能造出導彈來。

  1960年11月,中國第一枚導彈——“1059”(東風一號)發射成功,實現了我國軍事裝備史上導彈零的突破!

  1964年6月,“東風二號”取得圓滿成功,翻開了我國導彈發展史上自主研制的新一頁!

  1966年10月27日,中國首次由導彈運載發射的原子彈在核試驗預定地點成功爆炸,中國導彈研制試驗成果震驚了世界!

  十年,黃緯祿和他的同事們發揚自力更生和勇于登攀的精神僅用了十年,便走過了從仿制到研制的自主創新之路,實現了中國導彈零的突破,使我國液體戰略導彈控制技術達到了新的水平,取得了被外電評論為“像神話一樣不可思議”的進步。

  一定要把中國的固體導彈搞出來

  早在20世紀60年代,我國已先后研制成功了原子彈和液體地地戰略導彈,但是液體導彈準備時間長且機動隱蔽性差,缺乏二次核打擊能力。面臨兩個超級大國的核威脅和核訛詐,中國急需有效反制手段。研制從潛艇發射的潛地固體戰略導彈勢在必行。

  黃緯祿臨危受命,擔綱我國第一枚固體潛地戰略導彈巨浪一號的總設計師。

  為了準確掌握具體情況,黃緯祿走遍了大江南北、黃河上下、大漠荒原、戈壁深處。他發現,研制條件十分欠缺,急需少花錢、多辦事、快辦事、辦成事。他心急如焚,食不甘味,無法入眠。

  黃土高原上正在興建一個長50米、寬30米、深30米的一個巨大水池,準備用于模擬潛艇水下發射條件。黃緯祿頂著陣陣風沙,冒著層層塵土,站在了這個正在由幾百個工人開挖的巨大土坑前,眉頭緊鎖。大坑已經投入了幾百萬元,以后還要投入多少、建成后運行費用多少,引起了他的焦慮深思。黃緯祿覺得:“我們的科研經費是人民節衣縮食省出來的,國家底子薄,經濟困難,我們要為國分憂,在不降低性能指標、不延長研制周期的情況下,盡量少花錢多辦事,能節省一點就節省一點。”黃緯祿提出了“臺、筒、艇”三步發射的實驗程序,引起了轟動,并得到了國防科委的認可。“臺、筒、艇”就是第一步在發射臺上作試驗,第二步在陸上發射筒中打導彈,第三步在艦艇上打遙測彈。省去了投資巨大的水池,大大簡化了試驗設施,節約了大量研制經費和時間,開創了一種符合我國國情的具有中國特色的試驗程序。

  為了獲取導彈水下基本力學參數,進行模型彈投入水中入水深度的試驗,是一個必經的步驟。模型彈是一個近10噸、直徑一米多、長10多米的白色鋼殼“大家伙”,如何投入水中、投在什么地方,是一個困擾大家的難題。有人提出:哪有這么高的平臺安放模型彈?這么重的彈怎么起吊投出???這么大的彈體落下來萬一砸在潛艇上,不是很危險嗎?面對別人的質疑、面對同事的動搖,胸有成竹的黃緯祿知道,光靠計算數據是說服不了別人的,必須有“奇招”。1970年7月的一天,人們看到,在新建成不久的南京長江大橋中央,停放了一臺巨大的吊車,似火的驕陽下,那個白色的大家伙正在被反復地以各種姿態投入水中,并獲取了大量的有效數據。

  就這樣,黃緯祿帶領這支年輕的研制團隊,勇敢地向困難發起挑戰,克服了研制起點高、技術難度大、既無資料和圖紙又無仿制樣品、缺乏預先研究等許多困難,充分利用現有資源,創造性地進行條件建設,自力更生、艱苦奮斗,開展了大量的各類試驗驗證,反復修正設計,終于取得了固體導彈技術和潛射技術的重大突破。

  1982年10月12日,渤海的海面上,一條噴火的蛟龍躍出水面,以極快的速度直飛藍天,在海天之間繪出一幅壯麗的景觀……準備了十幾年之久,多少人為之付出心血的第一代固體潛地導彈終于研制成功了。試驗的成功震驚了世界,標志著我國成為具有自行研制潛地導彈和水下發射戰略導彈能力的國家。中國擁有了二次核打擊能力!

  在蛟龍出水、雷震海天的背后,是艱苦奮斗的航天人的豪邁之情。

  航天系統工程中的“金科玉律”

  了解航天的人都知道,有一條“四共同”原則一直被奉為航天型號系統協調工作中的“金科玉律”,即:有問題共同商量,有困難共同克服,有余量共同掌握,有風險共同承擔。在嫦娥一號衛星發射成功之后,時任工程總指揮的欒恩杰在總結成功經驗時也指出,“四共同”原則正是各系統協調工作的理念。這一原則是黃緯祿最早在潛地導彈的首次總師擴大會上提出的。

  黃緯祿認為,“工作過程中,有時需要定方案或決定采用什么樣的措施,作為總師最好不要自己拍腦瓜一想就決定怎么解決。”發揚技術民主是解決問題的有效方法。他一貫主張讓技術人員、行政干部、技術工人等參與討論問題的有關同志,從各自不同的角度,充分發表自己的意見和看法,集思廣益,揚長避短,把方案定得比較正確,問題解決得比較合理。黃緯祿在真理面前講求民主,這也使得他的想法更加接近真理。

  那時,潛地導彈型號研制遇到了一個問題,雖然經過多次改進卻無明顯的效果,難題在短期內難以解決,這樣將使各方面的工作長時間停頓下來。在這個緊要關頭,黃緯祿果斷決定召開首次總師擴大會,有問題共同討論,有困難共同克服。他要求大家都把余量拿出來,再分散難點。在分散的難點中,可能有的單位通過極大的努力仍達不到新指標的要求,黃緯祿明確指出,這樣的風險要共同來承擔,不能出了問題時相互指責、埋怨。對于風險而言,黃緯祿也明確表示:“作為總設計師,我首先要承擔責任。”

  這次總師擴大會之后,根據黃緯祿的講話內容總結出了“四共同”的原則。如今,這一原則已經成為中國航天事業的一筆寶貴財富。

  品德比技術更重要

  黃緯祿雖是一位長期擔任重要領導職務的老專家,但卻時時處處以普通黨員的身份嚴格要求自己,做到身正為范。

  “在成績面前,盡量考慮別人的貢獻”。黃緯祿對各種獎勵總是“退避三舍”,他說:我雖做了一些工作,取得一些成績,但不是我個人的,航天工程不是一個人或少數幾個人可以完成的,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才能完成;在成績面前,盡量考慮別人的貢獻,失敗了,盡量考慮自己的責任。

  “我的人生格言是‘嚴于律己,寬以待人’”。黃緯祿始終將嚴于律己、寬以待人作為人生格言。他說:“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行。”人們至今還依然記得黃緯祿的“三個三”:

  在基地三條要求,和大家一起排長隊買飯,一起搞衛生,一起掃廁所;出差三條要求,只要能走出去就行,只要有飯吃就行,只要有地方睡覺就行;用公車三不許,自己私人外出不許用車,接送親友不用車,家人有事不搭車。相反,凡是與黃緯祿共事過的人都為他有容乃大的心胸所折服。

  “剜”下了自己的肉“補”在導彈上。有段日子,研制的型號多、任務緊、壓力很大,堅強的黃緯祿經常會感到體力不支,不得不去醫院進行檢查。長長的診斷單讓醫生也感到十分詫異,眼前這個消瘦的人到底做的什么工作,會落得這一身的病——十二指腸球部潰瘍、輸尿管結石、心臟病等。有一點是明確的,這是長年累月疾病得不到及時治療的結果。醫生開了一種中藥讓他回去好好調理身體,可是黃緯祿吃了幾十副別人只要吃一劑便見效的藥都毫無起色,腹部還經常抽搐,疼痛不已。最后醫生不得不給他動手術。手術后,看著手術取出的結石,妻子劉漢菊心里泛起了陣陣的酸楚:“他是痛得實在忍不住了,但凡能稍微輕一點,他還會一直忙著工作,顧不上看病吃藥。”已經66歲的黃緯祿由于過度操勞而使體重降低了11公斤。那可是一天天晝夜忙碌、一點點從身上被“剜”下去的。他瘦了,導彈卻“飛”(肥)了,怪不得有人戲言他“剜”肉“補”導彈。雖是戲言,卻聽著讓人有些心酸,這體重變化的背后蘊含著一個平凡老人多么非凡的人生奉獻和精神境界!11公斤相對于動輒以噸計算的導彈來說算不了什么,但是將這血肉補在導彈上,成就的卻是一個民族的希望和驕傲!

  “我的病不許跟別人說”。在主持召開總師擴大會的一天晚上,黃緯祿開始發燒,并且出現便血。這是長期胃潰瘍引起的胃出血,如出血量大,往往會發生失血性休克,若搶救不及時可危及生命。黃緯祿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也明白會有什么樣的結果,但他想到,自己作為總設計師如果不參加會議,許多問題定不下來,下一步工作就不好開展。于是,他自己想出了解決的“辦法”,悄悄地讓秘書到醫院要點止血藥,并再三叮囑秘書“我的病不許跟別人說”。就這樣,“有辦法”的黃緯祿靠著止血藥,強忍病痛主持會議,直到五天的會議開完,他才去醫院檢查治療。

  “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黃緯祿十分注重對人才的培養,他誨人不倦,悉心指導,“桃李滿天下”。他在工作中親自傳授技術人員研究方法,在試驗現場指導年輕人解決問題,在生產一線告訴工人師傅提高效率的“竅門”,在連隊、學校認真向官兵和學生傳授自己的經驗體會……他語重心長地說:“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希望你們獻身于這一崇高的事業,使它蓬勃發展,使我們的祖國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這是何等光榮的任務??!”黃緯祿年事已高在家養病時,家里就像一個課堂,航天系統的技術專家、科研院所的研究人員、企事業單位的團員青年、試驗基地的軍官士兵、附近學校的老師學生、外地慕名的求學人士絡繹不絕……每次他們來黃緯祿都悉心教導,毫無保留地講述導彈研制的歷史,傳授自己的知識,詳細解答他們提出的問題。他“品德比技術更重要”的諄諄教誨始終銘記在年輕人心中,這些年輕一代已經成長為各個領域的中堅力量。

  作為航天人、作為導彈型號研制的總師,黃緯祿明白,屬于自己的時間實在太少,肩上的責任實在太重,而人生似乎過短。躺在病榻上的他還依然掛念著航天、惦記著導彈……

  在回首自己的過去時,黃緯祿說道:我把我的一生都交給了導彈事業,我無怨無悔。

  黃緯祿將自己的全部交付于導彈事業,將畢生心血傾注于導彈事業。他一生矢志報國的信念堅定不移,把對黨的高度忠誠、對祖國的深情熱愛融入導彈事業。他一生敢為人先的志氣堅持不懈,開拓創新、求實拼搏,成就了中國導彈事業的一個個輝煌,挺起了中國國防事業的脊梁。他一生大力協同的精神傳承后世,所倡導的“四共同”原則被奉為航天工程系統協同工作的“金科玉律”。他一生嚴己寬人的品格令人敬重,為導彈事業殫精竭慮,忘我工作,身軀漸瘦,病痛紛擾,仍堅守陣地,功勛卓著卻“長懷一種愧疚感”。他一生誨人不倦的情懷馨香遠播,為人才培養和隊伍建設盡心盡責、傾囊相授,年事日高仍親登講壇悉心授課。他一生默默奉獻的情操感人至深,幾十年如一日,淡泊名利,虛懷若谷,甘做無名英雄。他“矢志報國、敢為人先、大力協同、嚴己寬人、誨人不倦、默默奉獻”的精神永遠激勵著我們。他為導彈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他的功績在國防事業豐碑上永駐,他的精神光耀后人!

  晚年時的黃緯祿始終牽掛著中國導彈事業的發展,他說:假如還有來生,我還要搞導彈……

  黃老,您太累了!您安心休息吧!航天的后繼者一定會傳承您的精神,將您未竟的事業推向世界之巔?。ㄎ?陳仕正)

 ?。ㄘ熑尉庉嫞毫核?/font>
国产91久久精品无码免费_国自产拍在线天天更新91_波多野结衣爽到高潮漏水大喷_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中文字幕